填饱食欲的昊君仇感觉身体的元气慢慢恢复,受到滋润的身体很快又灵活起来。就在昊君仇要到河流中冲洗一下满身的汗臭气味时,却被叶菱拉住了:“昊弟,以后这一段日子,你都要在浸泡药物。这些药物对你现在淬炼身体起着关键作用。不仅能为你去除疲劳,疏通经脉,还可以助你淬炼巩固体质,你可别浪费了菱姐我千辛万苦为你求来的药物。”

    看到自己的房中,只见一个大木桶占据了屋中的大部分位置,连床都没有一张的卧榻之所只有一块木板垫底。两件被洗干净的衣服折叠放置在木板上。

    昊君仇打开木桶盖,只闻到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飘起,热腾腾的气雾很快就蒸满简陋的居室,只见木桶中的水漆黑如墨,看起来的药草泡浸出来的水更像是剧烈毒液,那沸腾的水液翻滚,昊君仇不由得更肯定了脑中的想法。

    看了看那墨汁草药又看了看旁边的叶菱,微瞪的眼睛愣愣地质疑着叶菱说的话说道:“菱姐,虽然我是多有让你的不满意的地方,但你不能害我啊,有什么不满你可以说出嘛?我一定会好好改。”

    叶菱回以瞪望,却是一股凶神恶煞的故作姿态,说着:“给我进去,再不给我进去,我扔你进去,别以为你菱姐我整天疯疯癫癫不能力管束你。十个现在的你也是我的对手。听话就给我乖乖的爬进去,若是敢浪费我的辛辛苦苦向药坊秋来的宝方良药,以后就有你好受的。”说完后,叶菱一甩飘柔长发摔门而出。

    昊君仇看着被木门遮挡的背影笑了。虽然叶菱总爱故作姿态,却是对他关爱有加,昊君仇自是能感受在心上。脱去衣服,昊君仇爬进了水桶之中慢慢坐下,细细感受沸热的药水泡浸身躯,闭上眼微微憩息,嘴边翘起一丝笑意。

    是啊,多久了。昊君仇的父母离去并没有多久。人间的温情原本在昊君仇的心中早已成了奢侈,不过此刻的他去能再次感到浓浓的关切之意,叶菱更如一个自家的姐姐,相处虽然短暂,却是真心实意;此外,身在着个秘境天地,这里的人虽非凡人,却个个都是显得如此的平凡,宛如邻居的村民,和睦相处,少年一代虽争强好胜,但心正良善,不像在外面的世界,世道混乱,险恶难辨。

    坐水木桶中的昊君仇突然感到一个疼痒焚身,好似泡浸在墨汁水液中的身体受到千只蚂蚁在咬,更感坐立不安,但是体内却传进了一股暖流气息,使体内百筋舒畅,五腑仿佛被泉水洗涤,泡浸在暖气染染的迷雾中,缓缓吸收周围的药雾。就在此时,木门扇动,被缓缓推开,只见是去而又返回的叶菱,手中拿着一个布袋药包。

    昊君仇突然被吓了一跳,不由说道:“菱姐,你进来干什么,我一定听你的吩咐,呆在水里的,你赶紧出去吧。”叶菱却是不慌不忙,毫无顾忌其走到水木桶旁,看着这昊君仇笑意洋洋说:“你急什么?难道是害怕我偷看你不成?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你要是敢不停我的话,我早就把你拉出来狂揍一顿。好让你知道我不是整天吹嘘。”接着有缓了一下,说着:“昊弟,你是不是感觉全身痒痒的、又有一些皮肤灼烧感?”

    微微缩了一下脖子,好让自身泡在漆黑的药水里,只留头颅在水面上,回听叶菱说的话,不由得点了点头。叶菱“嗯”这一声再说:“那就对了,感觉是不是不好受。”边说着边解开手中布裹药包。借着微光的烛火,昊君仇看到叶菱手中的药包是一股紫青色的粉末,不知是何物,身影微颤问道:“菱姐,这是什么?我感觉现在挺舒服的,应该用不着这些东西了吧。”

    只见叶菱柳眉眯眼,皓齿外露,润唇轻启,发出悦耳的铃笑。但此刻在昊君仇的眼里却感到如是魔鬼的诱惑。每当昊君仇看到叶菱的样子,就知道是她要为难别人的时候。

    叶菱说着:“既然你都说听舒服的,那就表示你能承受这药力烈性,那你应该不介意我再帮你加点料,这样可以更好的促进你身体对药力吸收以及对自身有更好的益处。”

    看着叶菱手中的药粉马上就要倾泻倒下水中,昊君仇急忙回道:“菱姐,我突然感觉到越来越痒,灼裂疼痛更强了,我很好难受。”但却阻止不了叶菱的动作,却又不敢过多的反抗。而叶菱却又说着:“那就对了,所以我才帮你加点药材粉末,冲和一下里面的药性,让你好受点嘛。”

    倒完药包中的粉末后,叶菱便转身准备离去,走出门前时,却叮嘱道:“昊弟,在水里不要瞎泡,你可以运转一下修炼心法,会给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一会等药效差不多的时候,我会再来的,你就安心慢慢地呆着吧。”

    昊君仇对此却有点哭笑不得,他根本就很难听出叶菱的话中那句是真那句是假,真真假假带着作恶剧性惊吓昊君仇弱小的心灵,昊君仇却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昊君仇感到周身感觉的疼痒逐渐强的症状很快就被减轻。刀子嘴豆腐心的叶菱昊君仇心中的暖意更胜。随后,昊君仇慢慢运转了修罗血典中的功法,虽然昊君仇没有正式修炼过,但是在识海中的记忆却是清晰明了,仿佛在他的一念之下,功法心诀就自动呈现在昊君仇的脑海之中,随着昊君仇疏涩地牵引慢慢游走全身。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缓缓闭眼的昊君仇,清楚地感应到周身的血气随着修罗血典心法的引动,开始入野马奔腾,而眉心处有一股红色的血雾慢慢飘散而下,从头顶到身,先是消散到五脏六腑,再到四肢手脚,如同一股诡异的毒雾蔓延,笼罩全身上下,包括全身的上下的穴道毛孔,都被黏附血雾所笼罩着。

    随着血雾笼罩全身上下,昊君仇感觉魂识传导如一股股清晰的画面,仿佛一双眼睛随着血雾的弥漫,所覆盖的地方,都是他能清晰感受到、看到的景象。噗通跳动的心脏一起一伏,很随着一次血液的流出、涌进,周而复此有规律的流动全身过后,在回到心脏源头,经过一段时间的置换改造后成一股新的血源再次流出,神奇无比;肺腑之中,昊君仇能够清晰地看到缓缓起伏,仿佛人在呼吸,富有生命机能,一股股微弱的真气带着点点灵韵之光遭受到肺腑呼吸转换出晦秽浊气排放出腹中,沉淀聚积在一起。

    于此同时,昊君仇看到自身三百六十多个穴道被血雾笼罩过后,仿佛也有了生命的气机,原本暗黑的穴道在缓缓地吸收这血色雾气,其中以头部上的穴道尤为显著,吸收血雾气状相比身上其他的穴道更快,其中,眉心印堂穴最为显著,从眉心之上的脑海中蔓延开来的血雾大多都被印堂穴所吸收,旋起一个小小的漩涡,如同黑洞般在吞噬血雾之气,微泛暗红亮点,奇异无比。相比其他的穴道则是差的太多了。吸收的能力远远比不上眉心中的印堂穴。

    昊君仇更是发现,由于身体浸泡的药物之中,从毛细穴孔中渗进吸收的药粹精华一些被体内的血液流动带走,一些却是被血雾之气吞噬、转化,慢慢变成血雾气状,仿佛被改造同化一般,而体内的血雾之气缓慢增加,欲滋养五脏六腑的药粹精华却是明显地被血雾之气所代替。而周身的血液也如一个个细微的生物,在蠕动吞噬着血雾之气,让昊君仇感到好生奇特。

    相比昊君仇之前修炼过的一些简单吐纳心法,修罗血典的修炼方式明显与之天差地别。居昊君仇所通过羽蝶的了解,九州流传的心法修炼流派都是以吸纳天地灵气转化自身真气,囤积丹田之中,随着心法的引动游转周天,再是拓展奇经八脉,然后是沟通天地之桥梁,行成人于天地灵气沟通的主要途径。随功法会导致修炼的运转方式不一样,但在修行的道路上方式却是类似的。

    而昊君仇如今所修炼的修罗血典却是以自身衍化出来的血雾之气来为主要来源,不修气源不蕴藏天地灵气,被封的丹田对昊君仇却影响不大,血雾之气也重要包裹着丹田渗透滋养着。对自身所吸收的天地灵气还有药粹精华也不过是起着辅助的作用,更多是共血雾之气的改造,又或是成为血雾之气的催生养料。

    正当昊君仇想进一步探究学雾之气的来源时,外界的身影却打扰了他神识,从修炼中醒来。

    叶菱再次的推开木门,手中又提着一大包裹的东西。昊君仇不由得问道:“菱姐,怎么又来了,你不是刚走吗?”

    叶菱触眉微皱,走到昊君仇身前伸手摸了一下昊君仇的额头,却感觉到昊君仇的额头一场滚烫,惊讶道:“我以为是我发烧,原来是你烧坏脑子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