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鸟啾啾,清风徐徐,带着一股炎热气息吹撒树荫林间。昊君仇神定气闲再次来到聂淳风的居住之地,随满身汗迹,但却不感疲倦。

    眺望眼前那边小院坐落,昊君仇却是在林中犹豫徘徊。对于前日的事情,昊君仇还是无法释怀。正在此时,却见院外的门第缓缓打开,走出一个中年人。

    聂淳风的眼光看着躲在树荫下的昊君仇,脸上满是笑容,尽显亲切之感。只见聂淳风轻轻说道:“昊君仇,居然来到了聂师叔这里,就进来坐坐,喝杯茶,解解暑热。”

    昊君仇诧异。心中纳闷,眼前的中年人知道自己的姓名并不让他惊讶,不过却是自称师叔却是让他感到奇怪;而且,此次聂淳风出门迎接,更是让昊君仇感到一阵不适,可能是前日里,聂淳风给昊君仇心中留下的怨气还没消除,紧紧依怀在心。不过昊君仇去没有拒接聂淳风的邀请盛情。

    带着想不通的思绪,昊君仇走到院子的门前。在聂淳风的跟前时,聂淳风伸手抓过了昊君仇的手腕,直往院中拉起,不带昊君仇说话,聂淳风已开始为昊君仇解惑,笑声如沐清风:“你是不是在想为何我自称师叔?你如今所习的修罗浴血典的创始人是我的大哥,所以你也理应称我一声师叔并不为过。那天对你无此冷漠,希望你能多多担待,不要心中留下隔阂,为此师叔也向你表示歉意。”

    两人走入院中,只见院中布置得体,小院的四周盆盆花草栽植墙壁旁,阵阵怡人清香让人闻起来心情倍佳;院中散落插在地上各种金光灿灿的神兵利器,错落有致。不如屋中,檀木建造的家具熏发着淡淡幽香。

    聂淳风示意昊君仇随意而坐时,手中的茶壶以为昊君仇斟上一杯香茶,说道:“或许你感到唐突,但这是事实。你可以向你的薛伯与族老前辈询问。他们曾都是你师傅和我的故人兄弟。我们四人曾经历了风雨生死。其中发生很多事情,你如今还不适合了解,我也不便多说。但总有一天,我们会让你知道的。”

    在昊君仇感觉一切来得太快,来得突然,却是心中感有不习惯。连说话也不知道如何说起回答,唯有拿起桌上的香茶轻浅,掩饰内心的躁动及脸上的不知所措。

    聂淳风也端起茶杯,慢慢酌饮,似乎是在给昊君仇给多的时间消化接受他刚才说的话。却是茶过半盏,屋内静静无声,宁静的气氛让人感到沉默。

    聂淳风再次转动话题,说道:“你知道古老...也就是你口中的哪位族老前辈。他让你看这里的意思吗?”

    昊君仇看了看聂淳风的脸庞,摇了摇头,依旧沉默不语,像是在等待聂淳风解惑。

    “我在这里居住,与世俗中的书塾教学的先生是一样的。只不过那些教学的先生以教人识字读书为主,而我则是为族中的少年讲解兵器食用的一些心得与运用,让众多的少年能够与自身的所喜欢的兵器使用相配合己身。为年轻的人尊定未来修炼的基础,提高个人实力。这是有必要的,也是更有利于自身的成长。”说完聂淳风再次为自己斟上一杯香茶,小泯一口,仿佛在湿润口中带来的干渴,然后问道:“不知道你自身对兵器有一个怎样的了解呢?你说说你的看法。”

    聂淳风缓缓转移昊君仇的思想,于此用话题吸引昊君仇思绪中的不适。随着聂淳风的一问,昊君仇却不由得皱眉低头。冥想片刻之后,昊君仇方抬头说道:“我对兵器的了解并不深。自小出生山野,常年与野兽厮杀,只知道在紧要的关头,手中多一把刀刃往往给自身增加多一份的安全,使用得当,可以挽救自身性命。毕竟,人的能力总是有限的,不可能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举手之间,惊天撼地。我以前拼杀差不多的野兽,可能在要害揍上百拳,野兽依久不死,若是捅上一刀致命,野兽随时毙命,这就是兵刃给人带来的好处吧。”

    聂淳风点了点头,微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虽然表达简单,但使人容易明了。兵器的源生本来就是为了保存自身性命,增强自身生存的能力。自上古时期,古人就以石打磨造成兵器,经过不断的发展与追求,衍生自身各种各样的神兵利器。可以说,兵器随着人类的进步也在进步,随着人类的退步同时也在退步,兵器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

    看着昊君仇同意地不时点头,聂淳风心中感觉轻松了不少。说起话来的时候,更感到兴致勃勃。“人天生也拥有兵器,最原始古老的兵器。例如你的手,你的脚,还有身体,这些何尝不是一种血脉相连的兵器。只不过,对于人途自身所有用的兵器难以锻炼,但并不乏有古人举手劈石断玉,踩踏取人性命,身坚比盾牌等一些小成的淬炼。好比如今你整天都淬炼自身,这就是上古族人注重的淬炼身体的原因,也是一种人体化兵的一种本质。”聂淳风指了指昊君仇,“就拿这里的上古族人的少年申屠狂癫来说吧,他如今的足以一拳打死一头大虫,十头老虎难伤其分毫,踏足留痕,踢腿千均。这就是一种人体淬炼,兵器小成的境界。”

    “不过,这并非我所要说的兵器。在院中,你也看到插在地上的各种各样的兵器。那些又是由真正的金铁打造而成的兵器。才是我要教导的兵器。”

    起身的聂淳风缓缓走出屋内,站在屋檐之下看着院中的各种闪发寒光的兵刃。昊君仇也跟随身后,放眼慢慢打量地上的兵刃。“兵器的好坏在于兵器不仅在于兵器铸造的材料与手艺,还与使用者息息相关。每一把兵器都有它的属性,与人一样,有他最擅长与合适的一面。比如,剑的轻灵,使用的人皆是手指多为修长;刀的霸道,使用的人虎口伟力;锤的钝,需要双臂壮实;棍的仁忠,使用者多为双臂均匀;枪的坚韧,又为尖韧,也是众多兵器中比较苛求的一种,使用者需要手臂的均匀,也要手指修长,更要虎有力;匕首与短刃诡异,一般的使用者多为身形娇小,体魄差异正常等等。当然了,事无绝对,人也会应后天的改变而改变,不能说肯定,但大多是都可以这样结论。”

    “所以,从小找到自身最为符合的兵器,陪同以后的成长起着很多大作用。所以才有了我隐匿这里多年指点族中的少年,这也是这个上古族人相比九州上的修行者远胜的地方。无论那一方面,都是从自小开始诱导和培养,条件苛刻,环境隔绝的必要。”

    听着聂淳风的一番话词不曾停缓,昊君仇也对这个秘境天地中的人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世上的人千万万。除了先天所带来的一些有异常过人之处的人居于小数,人的差异本身并不大,造成如此巨大的差异不过是环境与条件。没有天生的妖孽,所谓的妖孽也不过是比常人聪明一些,但更多是在他后天的培养成长才造成了所谓的妖孽。

    昊君仇心中一阵释怀,突然感到觉得这秘境天地中的年轻少年也并非那样可怕,心境上慢慢改变。

    聂淳风随后又扫视昊君仇上下,说道:“你从小就出生与猎户农家,多为使用弓箭与刀,虎口与手指两寸粗糙有力。而且已经沉淀一定的时间了,身体的骨架也自缓成型,也可以说恒定了你现在改用其它兵器的使用。当然等你达到一定的境界,自然就可以改换,并无恒定。”

    昊君仇则回应说道:“不需要,我自身更喜欢用刀,刚劲霸道,更符合我的性格与喜好。”

    转身看着昊君仇,聂淳风笑问道:“不错,终始如一,有具备成为一名强者的条件因素。但是,也同样学习了解其它的兵器特性,这些对你以后会有莫大的好处的。”随后有看了一下院中阳光遍洒,悠悠说道:“时间还早,你急着回去吗?”

    昊君仇抬头看了一下天空,炎热虽淡了一些,但是确实还早了,离黄昏还有好一个时辰,面对聂淳风的遵循礼问,昊君仇不太适应回道:“现在不急着回去,聂先生要是有什么吩咐的话现在也可以做。”

    聂淳风对于昊君仇的称呼微微希望,不过却隐藏的很好,走到阳光沐浴的院中,聂淳风对昊君仇说道:“竟然你对刀偏有喜好,那你就有刀来对我进行攻击,让我看看你对刀的认知与刀的使用如何。”说着,聂淳风随手一挥,一阵金光闪过,院内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宝刀,这是聂淳风多年已来收集的刀器,各式各样,很一把刀都寒锋*人,上面有岁月留下的痕迹,但却不影响刀的锐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