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墙之隔

    “喂!你丫的耍流氓呢?”

    见王铁柱跌入自己的怀中,夏雨萱本能的就要一把将其推出去。

    可她忽然发现,此时的王铁柱满头大汗,身体就如同没了骨头一般。

    “你这是怎么了?”

    她忙换了个姿势,将王铁柱扶到了石头旁坐下来。

    王铁柱摇摇头,“没事,刚才给华玲玲疗伤治病,耗费了不少内力。”

    “真是的,好心喂了驴肝肺,你废了这么大的气力就她,却别她嘲讽了一通。”

    夏雨萱虽然听不懂什么叫内力,但刚才王铁柱施法救人的时候,她也看在眼里,看着王铁柱虚弱的模样,不由感到一阵心疼。

    王铁柱晃了晃手中的一沓华夏币,苦笑道,

    “谁说的,人家不是给钱了嘛,还给了不少!”

    夏雨萱哼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却见王铁柱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

    低头一瞧,她只穿着一件T恤,却被刚才王铁柱的一脸汗水给湿透了,正紧紧的贴着胸口呢。

    夏雨萱慌得双手捂住胸口,暗骂了一声流氓。

    王铁柱讪讪一笑,目光转移到了别处。

    “你身体什么时候能恢复?”

    夏雨萱抬头看看天空,此时正值午后,太阳十分毒辣。

    王铁柱苦笑一声,“体力消耗太大,可能你得背我下山了,你……不会抛下我吧?”

    “啊?”夏雨萱一愣,回头看看漫无边际的山路,心道自己一个人走都费劲,背着他,天黑都走不回去啊。

    “算了,看在你今天救人一命的份上,本小姐也不能坐看你被狼叼走了!”

    夏雨萱咬咬银牙,艰难的将王铁柱扶了起来。便沿着原路返回。

    王铁柱拒绝了去省城当医生的好工作,留在龙泉村当村长,自己身为村支书,自然要帮衬一下表示安慰。

    而且,这深山野岭的,万一遇到群狼什么的,自己一人行走,也不安全嘛。

    清新的女人香扑鼻而来,王铁柱的精神恢复了一丝,任由夏雨萱搀扶着他,一步步朝着山下走去。

    因为天气太热,夏雨萱的衣服也汗湿了不少,两人如此的亲密接触之下,气氛也变得越来越尴尬。

    “什么破路,累死我了,歇息一下!”

    “王铁柱,你看到了吧,这么好的风景,如果修一条路的话,那该多好啊。”

    王铁柱看着被汗湿的衣服紧紧贴身的爆炸身材,不由得连连点头,

    “没错,夏支书,我一定帮助你,带着龙泉村奔小康!”

    夏雨萱撇嘴一笑。

    “咱们也算是共患难了,叫支书多生份,我叫你铁柱,你叫我雨萱就好!”

    “嗯,好,雨萱!”

    两人一路闲聊,磕磕绊绊的崎岖的山路行走,总算在天刚黑时回到了龙泉村的村委会。

    “哎呀!铁柱哥,你受伤了?”

    黑暗中蹦出一个身影,朝着两人跑了过来。

    王铁柱定睛一瞧,却是王永贵的妹妹,

    “没事,就是有点累了,永荷你来干什么?”

    王永荷举着手中的饭盒,嫣然笑道,

    “嘻嘻,今天多亏了铁柱哥帮我家解围。我想着你刚回村里,村委会也没开火什么的,就给你送饭来了!你还没吃吧?”

    “嗯,没吃呢,谢谢啊!”

    王铁柱接过饭盒,随即让夏雨萱将背篓里的药材递给了王永荷。

    “这是我给婶婶采摘的药材,你先拿回去晾晾,等晾干了之后,叶子粗大的是一份,叶子细小的加两份配比,每次加点生姜和红枣,用小火慢熬,熬上三个小时,便可以治疗婶婶的胃病。”

    “啊?原来你是给我妈采药去了!”

    王永荷先是一愣,随即目光中满是感动,铁柱哥累成这样,八成都是采药弄成的呢。铁柱哥对自家的大恩情,该这么报答呢?

    “你要记住了,以后每天喝一次便可。”

    “记住了,那……天色也不早了,铁柱哥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王永荷拿着药材,感激的看了王铁柱一眼,便是抿着嘴唇,朝着自家院落的方向跑了过去。

    “你这个村长当的够滋润的。”

    看着王永荷离开,夏雨萱的目光放在了王铁柱手中的饭盒上。

    她心中十分酸楚,王铁柱才回来一天,中饭和晚饭就全都有人包了,而自己呢,来龙泉村都三个月了,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每天守着红烧牛肉面过日子。

    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嘿嘿,给的饭菜太多了,你也累了一天了。看在你扶我下山的份上,咱们一起吃!”

    王铁柱笑了笑,跟着夏雨萱走入了她的房间。

    “这还差不多!”

    夏雨萱嘴角上扬,和王铁柱熟络了之后,也不再矜持,饿了一路的二人,很快便将王永荷送来的饭菜吃了个一干二净。

    饭后,夏雨萱将王铁柱送回了他的房间,方才打开电磁炉开始热水洗澡。

    龙泉村的村委会,条件十分简陋,并没有淋浴之类的设施,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擦擦身子。

    关上门窗,拉上窗帘,热了一身的夏雨萱浑身难受,迫不及待的脱下衣服,开始清洗起来。

    “这个家伙,还真是个怪胎。”

    “你说他色吧,盯着那华玲玲的胸却没有什么反应。你说他不色吧,回来的路上却一直往自己身上瞅,而且,那个紫色内裤,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雨萱一边清洗,一边胡思乱想着,每当她想着王铁柱跌入她怀中的那一幕,便羞得俏脸通红。

    而隔壁的屋子里,吃了饭之后的王铁柱,身体也恢复了不少。

    回想着今天的经历,也是无奈一笑,他也没想到,即便自己回到了荒郊野岭的龙泉村,桃花运竟也躲避不过去。

    “这个美女支书,虽然傻乎乎的,不过人品还算可以!”

    王铁柱笑了笑,回头朝着夏雨萱的房间看了一眼。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却见那房间中,夏雨萱一丝不挂,竟然在慢条斯理的洗澡!

    大水盆中冒着热腾腾的雾气,笼罩在夏雨萱的周围,将她那美轮美奂的身体衬托的若隐若现。

    “额……”

    王铁柱眨了眨眼睛,连忙撇过头去,手中抓了一把挂在胸前的挂坠,嘴角不停念叨着,“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上帝啊玛利亚啊,非礼勿视,非礼勿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