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拳一脚

    龙泉村多山,盛产核桃,而相对平坦的地区,又种着不少高粱、水稻。

    村民们各家各户,都有流传下来的酿酒技术,经常将高粱和水稻等农作物,用土办法来酿酒。

    而因为龙泉山交通不便,酿酒规模很小,自家酿造的酒,根本卖出去。

    但前些年,也不知凤凰村的史耀乾使用了什么手段,和稻花香酒达成了合作,低价将村民酿造的酒收购,接着又换上稻花香的包装高价卖出,倒是赚了个盆满锅满。

    而龙泉村的妇女们,也因为这个赚了不少钱,逐渐成为了村民们一个谋生的手段。

    如今史耀乾不要脸的恶意降低价格,这显然是要断了他们的财路啊。

    “史耀乾,你到底什么意思?”

    妇女主任李婶扛着锄头喊道。

    “没什么意思。”

    站在车斗子上的史耀乾双手还胸,嘿嘿一笑,

    “我也是没办法啊,我听说凤凰村的村民被你们村给欺负了,就连我的侄子都被你们骗了十万。我倒是想给你们正常的价格,可是凤凰村的村民不让啊。”

    “我现在给你们这个价格,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啊。”

    这话一出,村民们顿时恍然。

    敢情原因在这里呢。

    前些日子史小宝问王永贵讨债未果,还倒赔了十万块,没想到今天他的大爷史耀乾来找他们算账了。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知道自己行的端做得正,但人家故意找茬,为自己的侄子出头,他们也没奈何。

    “这事,是我王永贵的错。”

    忽然,人群中站出一人,却是王永贵,只见他道,

    “史耀乾,这事因我而起,你可以不收我家的山货,但其他村民的东西,你得照正常价格收!”

    “切,你算老几啊!你的那点东西,根本入不了我的眼!”

    史耀乾毫不客气的嘲讽一句,公然说道,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那我史耀乾,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只要你们去乡政府上访,就说不同意王铁柱当这个村长,只要他这个村长被撸了,以后非但我照常收龙泉村的山货和酒,还给你们每家每户都长两块钱,怎么样?”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

    “是吗?你这是冲我来的啊。”

    在一片安静中,传来一声淡淡的声音,村民们循声看去,却见村长王铁柱,漫不经心的冲着这边走来。

    “铁柱,你看这事闹得。”

    “铁柱,放心吧,你这个村长,我们认定了!”

    “铁柱别生气啊,好好说话。咱们还指望着人家呢。”

    村民们一时间围了过来。

    “你就是王铁柱?”

    站在车斗子上的史耀乾皱了皱眉头,目光阴狠的看着王铁柱。

    “没错,我就是龙泉村的村长王铁柱。”

    王铁柱轻轻一笑。

    史耀乾冷哼一声,居高临下道,

    “既然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我就不重复了。”

    “要不,咱们两个村继续合作,要不,你继续当你的村长!”

    王铁柱道,“咱们有话下来说,抬头看着你脖子疼!”

    史耀乾大怒,“你别跟我耍嘴皮子,我史家的十万块,又岂是那么好吞下去的?”

    王铁柱淡淡的看着他,“你确定不下来?”

    史耀乾道,“你能把我咋地?”

    史耀乾的发家史,便是他的流氓史,从趁着黑夜抢了游客的一千块为原始资金开始,各种投机倒把,弄虚作假,才有了如今的史耀乾,何况上面还有弟弟史耀廉撑腰,他这个滚刀肉,自然不怕王铁柱这个年轻后生。

    “你这又是何必呢?”

    王铁柱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看史耀乾,冲着那三轮车的车胎,碰的一脚便是踢了过去。

    砰地一声。

    三轮车的车胎登时被踢了个窟窿,里面的空气登时消散一空。

    而整个三轮车,也齐齐下降了十公分。

    “啊!”

    史耀乾吓得惊叫一声,连忙从车斗子上跳了下来。

    “好你个王铁柱,竟然敢破坏我的车胎,赔钱,必须赔钱!”

    这边动静太大,其他两辆三轮车上的年轻人们,也纷纷跑了过来,站在了史耀乾的一旁。

    砰地一声!

    王铁柱又是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车斗子上,那厚厚的铁皮,竟是被他生生撞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刚刚赶过来的年轻后生们,本想着教训王铁柱一顿呢,可看到这一幕,全都吓傻了。

    王铁柱打中的,可是最后的一块铁板,这一拳若是砸在自己的身上,还不给自己砸死啊。

    史耀乾也被这一拳给吓着了,他听侄子说着王铁柱手脚功夫厉害,可没想到厉害到这般程度。本想着用乡亲们的财路作为威胁,可王铁柱这个混蛋,貌似根本不鸟他啊。

    “你……你要干什么?”

    史耀乾吓得哆嗦道。

    “滚!从今以后,你来龙泉村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王铁柱冷哼一声,充满杀气的瞪了史耀乾一眼。

    “你……你……”

    “你会后悔的!没有我史耀乾,你们龙泉村,就等着饿死穷死吧!”

    史耀乾被这一眼完全吓死了,在这一刻,他完全相信,如果自己再多说一句话,这个王铁柱会弄死他。

    坏的怕狠得,狠得怕不要命的。

    他身家万贯,可不想把小命留在这龙泉村。

    登时一挥手,也顾不得这个被王铁柱一拳一脚弄坏的三轮车,连忙带着其他兄弟,上了另外一辆车仓皇逃离了龙泉村。

    “你这是干什么?我们龙泉村的酒,只能卖给他史耀乾,你这样得罪了他,龙泉村的村民们以后可怎么办?”

    缓过神来的夏雨萱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由愤怒的看着他。

    “呵呵,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我就不信,龙泉村离了他史耀乾,还就不行了。”

    王铁柱拍拍手,见村民们欲说还休的看着他,咧嘴一笑,

    “大家也别担心,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诺,这是一万块,大家平分了吧。就当是今天补偿给大家的损失了。”

    说着,他掏出一万块,递给了夏雨萱,当然,这钱,正是华玲玲给他的报答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