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小高,不得无礼

    中毒?

    听到这话,九个核桃公司的其他员工全都慌了。

    “若是我们老总出了问题,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就说这龙泉山不靠谱!”

    “这荒郊野岭的,这可这么办?”

    一时间,核桃林中吵吵成了一片。

    高文琢冷冷的盯着王铁柱,“这事你要负全责!”

    王铁柱没有理他,直接走到了牛富贵的身前,简单的检查了一番,将牛富贵平放在了草地上,不停的从上到下揉着他的丹田之处。

    夏雨萱急忙跑了过来,“牛总怎么样了?”

    项目原本已经走向了正规,她相信,如果自己继续分析下去,凭借自己的学识和适当让利,龙泉村和九个核桃的合作几率,将会大大增强。

    可面前发生了这事,万一牛富贵有个好歹,之前作出的努力将全部作废。

    王铁柱沉着道,“这不是中毒,这是中风,牛总年纪大了,刚才一路奔波,再加上烈日暴晒,身体有点不适应。”

    夏雨萱顿时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因为核桃引起的病,就还有希望。

    而且对于王铁柱的医疗水平,她也并不怀疑,只要查清楚了病因,这家伙肯定会治疗好的。

    “中风?牛总之前没有患这种病啊?”

    站在一旁的孙兰香愣了愣,看着王铁柱道,“你确定?这可是人命关天啊,我看还是报警吧。”

    高文琢怒道,“就是,你不过是一个农民罢了,随便看一眼就能看出是中风?”

    见九个核桃的所有员工都怒气冲冲的指向了王铁柱,夏雨萱忙道,

    “大家先冷静一下,若是核桃中毒,这核桃咱们全都吃了,为什么咱们没事,单单牛总出事了?所以并不是核桃的缘故!”

    众人听到这话,恍然大悟,可不,这核桃自己刚才也吃了不少呢,现在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嘛。

    刚才之所以着急,并不是担心牛总出状况,而是担心自己的生死!

    夏雨萱见众人冷静了一些,继续道,

    “大家放心,我们的村长王铁柱,擅长中医,我们现在只有相信他,才能拯救牛总!”

    “他?也擅长中医?你觉得我们会信?”

    高文琢怒极反笑,一个二十多岁的农村人,竟然擅长中医?这话三岁小孩子也不信啊。

    孙兰香也有点慌了,“夏支书,这个时候了,你可千万别开玩笑啊!”

    正说话间,躺在地上的牛富贵,竟是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口中不停的吐着白沫。

    高文琢彻底怒了,“还说没中毒,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孙兰香咬牙道,“我还是报警吧!”

    正争吵间,忽然传来一声爆喝。

    “都他么的给我住嘴!”

    王铁柱怒吼一声,杀人一般的眼神环视了众人一眼。

    一时间,杀气滔天,吓得在场的众人噤若寒蝉。

    “杀气!又是这种杀气!”

    站在一旁的夏雨萱眨了眨眼睛,每当王铁柱产生这种特殊气场的时候,她便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但不可否认,这一刻,王铁柱身上多了一丝平常人不曾有的气质,很让女人为之迷狂。

    这一吼十分有效,核桃林中的所有人全都保持了静默,甚至连一个小动作都不敢做了。

    王铁柱皱了皱眉头,打开自己的医疗箱,将早已准备好的银针取了出来。

    通过刚才的检查,面前的这位牛富贵,显然不是第一次发病,情况也比较严重。

    打开打火机,进行简单的消毒之后,王铁柱根据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在牛富贵身上的诸多穴位之上进行了扎针。

    随着一针一针落下,挣扎抽搐的牛富贵,也变得逐渐平静下来。

    王铁柱又在牛富贵的耳坠前扎了个小孔,放了点淤血,刚才还口吐白沫,神志不清的牛富贵,终于恢复了清醒。

    “这……我这是怎么了?”

    牛富贵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竟然真的好了?”

    “牛总?”

    “牛总没事吧?”

    公司的员工全都围了上去。

    “没事。”

    牛富贵虚弱的摇摇头。

    王铁柱冷声道,

    “大家都散开一点,牛总现在需要呼吸!”

    声音落下,员工们神色一怔,生怕王铁柱再度发飙,慌忙后退了好几步。

    高文琢哼了一声,目光阴狠的看着王铁柱。

    “这个家伙,踩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连牛总的突发病,都可以治好!”

    孙兰香敬慕的看了看王铁柱。

    “谢谢你,铁柱,不然我们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确实,这个项目是她提出来的,今天这事也是她负责牵头的。

    如果牛总在这龙泉山出了什么意外,那她就无法在这个公司继续待下去了。

    “没事。”

    王铁柱笑了笑,而随着他这一笑,周围窒息的气场顿时也缓和起来。

    “牛总,你这病,大概有一年了,你就没去医院看看吗?”

    王铁柱疑惑的看向牛富贵。

    牛富贵眨了眨眼睛,随即叹了口气,

    “哎,公司比较忙,一直没空去,上次我在家犯病,好在抢救及时。不过公司的员工并不知这件事,刚才……刚才真是抱歉啊。”

    王铁柱摇摇头,

    “你这病其实不难,平日里好喝点酒,多吃点清淡的,作息也要规律点,适当做点锻炼。”

    牛富贵苦笑一声,

    “养着一公司的人呢,你觉得这些我做得到吗?”

    王铁柱耸耸肩,

    “时间挤挤还是有的,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一会儿下山之后,给你写一副药方,你只要按照药方调理,半年之内便可以彻底治愈。”

    “这……真的?”

    牛富贵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表面上和一般人并无不同,但他可以看得出来,王铁柱不是一般人,遇事不慌,身上还有一种特殊的军人气息,这让他十分好奇。

    “嗯,我对这方面略有研究。”

    王铁柱点了点头。

    “切,略有研究?万一吃错了药,你付得起责任吗?”

    这时,身后传来高文琢不屑的声音。

    “小高,不得无礼!”

    牛富贵喘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身体并无大碍,竟是自己坐立了起来,感激的看着王铁柱,

    “今天多亏了小兄弟救我一命,不然我就交代在这里了。我看,和龙泉村的合作,完全可以进行嘛!”